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

我們才上了你的當!-《我們上了科學的當》書評

 

書  名:《我們上了科學的當-巫毒科學的興起:由愚蠢邁向詐欺之路》

原著書名:Voodoo Science: The Road From Foolishness to Fraud

原著作者:Robert Park

譯  者:周孟曄

者:()

輯:陳盈卉

責任編輯:謝翎

社:小知堂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21

頁  數:271

國際書碼:957-450-017-9

人:陳政宏,國立成功大學造船及船舶機械工程學系助理教授,美國物理學會會員 <chenjh@mail.ncku.edu.tw>

 

 

本書的英文原著是本討論科學、偽科學、差勁的科學及假科學之名的騙局方面極佳的著作。但是,這卻是我所買過六十多本科普書的中譯本之中最壞的一本。我認為譯者與責任編輯應該要為中文第一版的水準(如果還有的話)向原著作者Park教授致歉。也在此呼籲全體中文讀者,特別是指定課外讀物的老師,不要在此書的中文本未修訂前再購買或指定此書,以免吸收錯誤的資訊或是誤人子弟。

 

        先來談原著。原著作者Robert Park教授是美國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物理系教授,曾任系主任,也是美國物理學會(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 APS)華府辦事處主任,是一位所謂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發表過許多科普與科學評論的文章。當原著於美國出版時,我正好在馬里蘭大學機械系作博士後研究,並且親自聽了Park教授在此書出版之前為宣傳該書主旨而於物理系所作的演講。當時深為Park教授打擊偽科學與揭發騙局的持續努力而感動,並為又一本這方面著作的問世感到高興。而在原書出版後,我雖僅僅瀏覽,未能細讀,卻也衷心期盼這樣的好書能早日有中譯本。

 

本書內容以許多實例探討各種冒牌的科學,並提出相關的正確科學觀念,以正視聽。這些包括差勁的科學(如冷融合)與媒體關係,人類心理認知特性對判斷的影響,違反物理法則但一再出現的夢想等。這些實例有許多類似的情形也在國內出現,應是非常適合我們這普遍欠缺深度思考的社會反省之用。而我回國任教不滿兩年就在書店發現此書的中譯本,興奮之餘趕緊買回家看。雖然手邊沒有原著可以一一比對,看過一次卻已發現許多錯誤與可議之處。

 

首先是標題。原著書名的確被正確也完整地翻譯,只是被放在中文的副標題,出版社另行取了個中文書名。這本非不可之事,只是新的中文書名《我們上了科學的當》有誤導讀者之嫌,似乎暗示科學是會騙人的。但這暗示恰與原著的旨趣相反,若是改為《我們上了科學的當》之類的才符合內容主旨。這點其實正如一些教授過去曾經批評其他科普中譯本大多數的誤譯般,尚屬小錯誤、小瑕疵或不宜、不妥之類的;或是一些較為專業的名詞或高深觀念被誤譯,還不會令人那麼不快。真正會令讀者覺得惱人之處,在於一些較為簡單的科學知識或常識也被誤譯,就會令人懷疑此書其他專業知識與內容是否也有誤譯。

 

據筆者分析,這些誤譯的原因有下列幾項:一是譯者不熟悉學術界及美國生活,二是譯者的基本物理學訓練不足,三是譯者常識不足,四是編輯亦有相同問題,否則應可發現,五是無審訂者,使這些錯誤無從被修正。簡言之,前三項是譯者專業知識不足,不能勝任此書翻譯,後兩項是夠格的把關者的欠缺。茲舉各項問題的誤譯之例如下。

 

一、   譯者不熟悉學術界及美國生活者

(一)       14頁,前言的最後一句,「APS(美國政治科學院)」。此書中的APS是指美國物理學會(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這點譯者並非不知,在第11頁前言的第二行已有正確的翻譯,也已出現在同一句的開端:「還要感謝美國物理學會」。真是讓人不知道美國政治科學院是怎麼出現於此的。

(二)       167頁,「來自華盛頓的太空梭正好降落在拉瓜地亞」。也是句令人啼笑皆非的翻譯。大家什麼時候聽說太空梭來自華盛頓?又降落在拉瓜地亞了?這違反常識的句子表示譯者可能根本不知上下文之意。由上下文看,拉瓜地亞應指紐約的拉瓜地亞機場,而「太空梭」極可能是shuttle的翻譯,因為太空梭原文space shuttle,有時簡稱shuttle﹔但是shuttle在美國人的日常生活中也可以指通勤公車、接駁公車(shuttle bus)或短程通勤飛機。在此應該是指從華盛頓飛到紐約拉瓜地亞機場的短程通勤飛機。即使譯者不知正確的涵義,也不該寫出違反常識的句子。

(三)       181頁,「物理報」應譯為「物理學期刊」。Journal一字在學術界指定期出版刊登學術論文的刊物,其發行間隔不似報紙頻繁,性質也與雜誌不同,故一般另行譯為「期刊」,而非一般新聞界中journal所指的報紙類刊物。

 

二、   譯者的基本物理學訓練不足者

(一)       20頁,第一章關於能量的部分,將work「功」誤譯為「工作」。Work在此是物理學專有名詞「功」之意,而非日常生活中的「工作」之意。連國中物理學好的人都應該可以分辨。

(二)       20頁,同一段,熱力學第一定律的涵義是「能量是守恆的」,而非「能量是可以保存的」。這是將conservation用日常生活中的意思誤譯的,雖然意義相去不太遠,但是不易使人理解,也證明譯者的基本物理學訓練不足。同樣的錯誤也出現在第57頁,「能量守恆」誤譯為「能量保存」。

(三)       134頁,過去科學家曾錯誤地假設光波有傳遞介質,名為ether,此字應譯為「乙太」,而非日常生活中ether的意思「醚」。在英文的用法中,ether的這兩個意思本就不同,過去的科學家從無化學物質「醚」是光波的傳遞介質的意思。

(四)       262頁,量子力學中的「海森堡測不準原理」被譯為「漢斯伯格不確定原則」。

 

三、   譯者常識不足者

(一)       46頁,1991年美國總統參選人Ross Perot一般報章已約定俗成譯為「裴洛」,譯者卻另譯為「派洛特」,可能使人誤以為是另一個參選人。

(二)       100頁,「布希政府執政中期,冷戰突然爆發,並且帶來蘇聯政府瓦解的意外結果」。真是邏輯不通、不知所云的一句話。姑不論原文為何,稍有常識者都知冷戰應是突然「結束」。如果冷戰突然爆發,蘇聯政府怎會瓦解?

(三)       100頁,美國參議員John Glenn,一般報章譯為「葛倫」,非「葛林」。

(四)       248頁,當代英國物理學家Stephen Hawking一般已約定俗成譯為「史帝芬•霍金」,而非「哈瓦金」。

 

        公平點說,這些問題的源頭都是出在我們這些大學教授沒去翻譯這些好書。不論是沒時間翻譯、無助於升等,或是寫科普文章、書籍無助提升學術地位等的理由,我們大學教授的確應該趕快檢討這些問題,否則類似這本錯誤叢生,翻譯水準低落的科普書,反而可能傷害了科普本意。務實點說,在國內學術與翻譯環境生態有健康的改變前,出版社還是找些有點專業背景的譯者,再讓一兩位專業人士於出版前審訂一下吧。拜託了。

 

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