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

Feyerabend 與 Kuhn

-科學行進模式與史例-

作者: 吳心楷 < hkwu@umich.edu >


目次


前言

對於一個初窺科學哲學及科學史廟堂之美的研究生而言,僅憑著不甚堅實 的哲史知識,再加上長期沈浸實驗室的訓練 (套句孔恩的說法:我正從事 的是 "解疑"工作—一種我以為不甚需要自我獨立看法與創意的活動),試 圖評論(甚而批判)兩位科哲學者的論點,似乎有些不自量力。在資料收集 及閱讀的過程裡,方才明白當初老師在給定報告題目時,為何建議比較孔 恩 (T. Kuhn)與拉卡托斯 (I. Lakatos) 或是勞登 (L. Laudan),而非費 若本 (P. Feyerabend)。若我稍微認識一下當代科學哲學思想的演變,就 該知道孔恩及費若本,兩人除了年代相近,在科學哲學的流派或是兩人重 要論點及對科學的態度上,相似點頗眾 1 , 尤其兩人皆將非理性因素引入科學2 , 使得許多科哲文章作者,總習於將兩人併為一氣。

一、為何是費若本(Paul Feyerabend)?

為何我仍執於了解費若本的想法勝過書寫其他科哲學者的論點?一部分是 來自於他那 "科學無政府主義者 (anarchist) " 3 的封號,我好奇於一個 強調邏輯及規則的領域,如何縱容這樣的不法份子活躍?更何況他的觀點 不只於make some noise,他打中部分的科學史的標靶紅心,換言之,他 獲得相當的學術注目,他的理論絕非無的放矢;另一部分動機是來自<<反 對方法>>4 中,自述其學術背景的第二十章5 所言,當其面對少數民族進入 美國大學,身為一個知識傳授者的想法:
這些人已被剝奪了鄉土、文化、尊嚴,而現在他們被認為應當首先學習 然後再重複擄掠他們的人的代言人的貧乏思想。他們的先輩已發展了他 們自己豐富多彩語言的文化、和諧的人與人及人與自然關係的觀點,這些 東西今天的遺存是對西方思想中固有的隔離、分析和自我中心等傾向的活 批判。

這些話所隱藏的人道態度,無疑正合一個傾向鬆動主流體制又期待 知識給予弱勢團體權力的文化弄潮兒的脾胃。 在科學哲學的流派歸屬上,部分學者認為孔恩及費若本同屬科學歷史主義 ( Historicism of Science)6 ,科學歷史主義屬建構主義7 而非企圖重建 歷史,他們參照科學史上的實例,描述科學實際如何。至於兩人將非理 性因素引入科學的控告是來自於:孔恩將心理學、社會學引入科學的行進 模式中,正視理論選擇及科學家個人觀點及外部史的重要性;而費若本以 人類學及藝術史的理論,對比於科學知識的部分內涵,更強勁的攻擊來自 於方法論中—怎麼做都行 (Anything goes!) 的說法。再加上兩人皆不支持 以下說法—古今科學家們正在逐步完成<<世界真實故事全集>>的科學進化 觀,而相信科學的是路徑是無方向性的。他們一同取下了科學的皇冠—由 啟蒙運動流傳下來的中立、無主觀價值標準、逼進真理的光環所製成。但 即使兩人都將論證寄於歷史的縱深當中,(所幸)他們仍有相當不同的看法。

在本篇報告中,在孔恩方面的思想,我以<<科學革命的結構>>中的理論 及概念為主;費若本的說法主要來自<<反對方法>>。但我想,若過份依 賴兩書中觀點為論述基線出發,或多或少會有兩方交戰卻對不準彼此戰 線之感,因為畢竟他們兩人在寫書的當時,並不是針對彼此看法而在進行 任何攻擊或防護。孔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多多少少是衝著邏輯經驗論 或是巴柏 (C. Popper)的否證論來的;費若本的<<反對方法>>是他與拉卡 托斯論戰的化身。因此,在本文的第二、三節,將先以<<批判與知識的增 長>>8 中,費若本所寫的<對專家的安慰>(Consolations for the Specialist) 論文為起點,導入兩人建構的科學行進模式及意識形態的差異性。第四節, 是以當代遺傳學家麥克林托克 (Barbara McClintock,1902-1992)的傳記 9 為主幹;由於她的故事,使我們發現 "整個世界必須等好幾十年才能欣賞 她 ",對於這樣的科學史例,費若本及孔恩的論點,提示或預測了什麼? 是我關注他們的理論的另一個主題—即其理論對於真實事例的可解釋性。 我想這樣的論證,可適當突出他們理論的適用性,畢竟,闡明科學史的真 實面,是他們原有的論述企圖10

二、來自於<對專家的安慰>

費若本與孔恩之間的淵源,是來自於兩人皆曾為加州大學柏萊分校哲學系 的一員,在孔恩<<科學革命的結構>>(在後文將簡稱<<結構>>)中,費若本 赫然名列於在貢獻最大的四位朋友之中11 。當然,這並不代表兩人想法雷 同,但我們可知,兩人對於彼此的認識及了解,絕不只於紙上論文的交 通。再者,本文曾述及兩人的非理性觀點,可見他們在特定尺度下,有部 分看法一致的情形,那麼在<對專家的安慰>(在後文將簡稱<專家>)中,費 若本所面對的孔恩,應不同於拉卡托斯等人筆下,費若本所分析的可能會 更細緻(detailed),更針對孔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中所提及的觀點, 因為他曾部分參予其構成的過程。

孔恩被費若本攻擊最利的理論,當屬 "常態科學(normal science)"及科學 為 "解謎活動(puzzle-solving) "的概念。費若本指出,一些社會科學家 看完孔恩的書後,對於其領域無法晉升12 為科學,歸因於常態科學做得不 夠,那麼大家何不關起門來限止批判,埋頭發展其典範,將有利於其領域 知識的增長。對於強調多元論的費若本自然是無法忍受這樣的論點。

孔恩所提出的理論引導功能,是費若本所支持,但對於孔恩的常態科學看 法: "他(孔恩)捍衛的不僅是理論假設的用法,而且是對一組特殊觀念 排它性選擇,這種偏執狂(monomaniac)只關注單獨一個觀點。",孔恩所 要捍衛的是 "透過成熟科學來拒絕競爭者之間不受約束的戰鬥"。費若本認 為科學理論,不需要這樣的保護即可成長,歷史告訴我們,這樣的一元化 權威是不成立的。理論有其韌性原則 (principle of tenacity) 足以說明 理論有能力發展,並得以改進,此原則的表現,將在理論選擇的過程中充 份發揮;過份依賴實驗結果是不智的,我們可以等待,等待 "輔助科學" 的出現,理論將獲得足夠的成長養份得以改進,一個理論需要的不是 "分 析",而是 "對比"。

對於 "解決疑難作為科學的一個標準",他攻擊的焦點於—任何符合此標準 的事項 (不只於學科),都將可稱之為科學:

如果解決疑難的傳統是必須的,而且它就是統一和表徵一門特定而被充分 認識的學科之後,那麼,我不明白我們何以能基於自己的考慮拒絕諸如牛 津哲學,或(舉個甚至更極端的例子)出於自己的考慮而排拒有組織的犯罪。
但是,孔恩是這麼說的嗎?常態科學是科學圖象構成中的特性,在典範優 先性下,決定了科學家們該解決的問題;"解疑活動" 是常態科學的屬性 之一,並不代表它就是科學的充份條件,或是構成 "標準" 的完全成份; 科學尚有其他性質方可稱為科學,對於科學某一特點之敘述,不代表它的 充要性。我們不需要因為社會學家對此論點的誤用,而怪罪它本身,一如 我們不需因人們可能對藥物的濫用,而忽視它的救命功能;對於費若本此 點控訴,我不認為它是成立的。

反視孔恩的說法,常態科學缺乏新理論的創意,收歛與發散的性格,對科 學家同等重要,孔恩企圖建立為歷史達成詮釋性的、甚或是規範性的概 念13 ,就他自己的說法,是接近一個哲學家的想法 14 。科學家身份真的會因 從事常態科學與否,而被削去嗎?那些另類科學家如 J. Lovelock 15 等人 的存在,證明了典範與常態科學理論會有化外之民的真實性。孔恩若企圖 以他的科學理論,包含整個科學發展,我認為是做不到的。當然,也許縮 小常態科學與典範的時距與範圍,可以消除以上說法的威脅;換言之,各 流派、領域甚至個別實驗室都可有其典範與常態科學,但如此一來,關於 常態科學及典範的說法,還具孔恩原有的規範性企圖嗎?

當面對費若本對常態科學的批評時,我認為很難排除孔恩的整個科學理 論—包括 "典範(paradigm)"、 "危機"、 "異例"、 "革命"的概念,因為 它們彼此環環相扣,是形成整個科學圖象的要素。如果費若本認為孔恩的 描述,並非科學的真相,那麼他提出的模式為何?畢竟,批判他人論點比 建構自己模型來得容易。

三、科學行進的模式

費若本在<<反對方法>>中,並未完整構成一個他對科學行進的理想模 式—一個符合他種種方法論批評,並具年代演敘的歷史說明。但在<專家> 一文中,他積極回應孔恩,並試圖取代其模式。 孔恩將科學發展大略以典範出現為焦點:典範出現前,百家爭鳴的情況為 前典範時期,在此時期之內,各家論點彼此質疑,一個理論的出現,皆從 基礎開始。接著科學家們將會遇見的是理論的選擇,可能基於以下因素, 導致部分科學家們的集體意識:信奉特定理論的科學社群之說服性技巧、 理論相關的決斷實驗的出現、特定理論定量的精確性、理論的預測能力及 科學家的個人因素(包括:信心、個人美感及合宜性等)。一旦該領域的主 流理論出現,它吸引了大多數資源及優秀人才的投入。在此理論的規範下, 科學家們開始從事解謎活動—此領域科學步入了常態科學階段;而該理論 即可稱為典範,其衍生的形上學概念、專業信約等,皆可視為典範的一部 分。當違反典範預測的異例逐漸累積,該領域面臨了典範的危機,競爭性 理論漸漸崛起,而提供該領域科學家重做理論選擇的工作。當部分科學家 們,改宗之後,他們所面對的是不同的世界,他們擁有不同的價值觀,不 同的待解問題,這樣的一個新典範取代舊典範的過程稱為科學革命。對理 論來說,常態科學是一元獨大的,多元性僅出現於革命階段前後。革命的 時機,需配合技術性的核心及外部史的促成,各領域間的典範理論具有其 準獨立性。

而費若本欲取代孔恩模式的科學圖景,是包含巴柏關於科學是通過競爭觀 點的批判討論而進步的發現,以及孔恩對於常態科學 16 時會出現理論的韌 性原則。理論的增生(proliferation)17 與韌性不僅屬於科學史的承續階 段,而是同時出現。若以圖示的方式來表示兩人的模型,可見於下圖(線段 代表時間):

孔恩的模式
競爭理論出現
常態科學 科學革命 常態科學

費若本的模式
哲學成分 理論增生
常態成分 革命

從前科學到科學的轉變中,解謎活動是用以補充增生及批判的,費若本所構成 的成熟科學是統一了兩種不同的傳統,一種是增生的部分—多元論的哲學批判 傳統,一種是較實際、較少人道主義的傳統—可揭示特定理論的潛力,而不受 可能出現的妨礙,也不必考慮其他競爭思想方式。相信許多人都會發現第二個 傳統與孔恩想法的相似性,關於此點,費若本寫道: 孔恩已經猜測到,成熟科學就在於這兩種不同思想與活動模型的承續。只要他 已經注意到這種常態的,或保守的,或反人道主義的要素,他就是正確的。這是名 副其實的發現。但當他誤述了這一要素與那些更加哲學的 (即批判的) 程序的關係 時,他就錯了。與拉卡托斯的模式一致,我提出,正確的關係是二者的同時性和相 互作用。因而我要說科學的常態成分和哲學成分,而不說常態時期和革命時期。 至於革命,不過是常態成分之變化的外在顯露了,而這種變化無法以任何合乎 情理的方式說清其原因。費若本所謂的相互作用,可見於輔助科學與特定理論 本身的交互關係,此理論並不具孔恩典範概念中的準獨立性。

四、"態度" 與 "意識形態"

在<專家>一文的引言中,費若本指出孔恩著作所攜帶的意識形態,只能安 慰 "思想最狹隘的和最傲慢的專業人士",相信他是基於此觀點,而以之為此篇 論文命名。對於這樣的意識形態之爭,費若本接著提出相當的辯明,在此,我 想由他們的學術背景來說明兩人的 "態度" 與 "意識形態"。我認為這樣的說明 18,可以部分解釋上一節不同圖象的來由。

如第一節所述,費若本的人道精神,是吸引我了解他理論的部分動機。他 攻讀過戲劇、歷史、數學、物理學和天文學(真是令人嚮往的學習機遇),對他 而言, "科學" 這樣知識的了解,我相信利用 "對比" 勝過 "分析"—通過與人 文、藝術的對比。遊走各學科之後,他看到了什麼?一個包容各種知識兼併各 個價值的海洋。他認為 "構成各門科學的事件、程序和結果沒有共同的結構; 不存在在每項科學研究中都出現但在別處卻沒有因素" 19 ,在肯定價值或理論的 多元論之餘,他又怎能忍受科學沙文主義的現況。由於他對理論多元及相互作 用的強調以及將人類學引入科學的做法,都使我覺得他傾向知識整體論 (holism)。我認同人道主義,但不代表任何心目中存在的理想,就是現實的展示 而可以適用於解釋或描述現象,我接受 "現況是某理論主導 (dominate ) " 這樣的 論點。費若本凸顯了科學沙文主義問題,但同時也過份誇大了它。

在<<反對方法>>中,費若本一再強調,怎麼做都行!但他亦毫不掩飾其 對於 "反歸納方法 (counterinduction)"的偏好,並且不厭其煩地詳述其 "多元論 (pluralism)" 及 "增生原則 (principle of proliferation)" 的使用。他真的不強調方法 及規範嗎?我認為他是換了商品內容的推銷員,他推銷他的信仰及堅持;至於 論證,我想大多數人都可以找出支持自身想法的實例。科學發展需要龐大的經 費與資源,現勢是:第三世界與開發中國家科學成長的窘迫,以及科學所帶來 的權力表徵。若科學所隱藏的菁英主義 (elitism)(甚而性別與種族的偏見)是事 實,他會願意從人道精神中,自我拯救以面對現狀嗎?若科學真為專家所統 治,他企圖將人道精神植入一般人對科學的態度中,是否稍嫌天真 (na•ve)了 些?孔恩並不是有意附贈任何只屬於專家的 "意底牢結"(意識形態,ideology)。

若反視費若本所攻擊的 "專家"說法,是否有其適當性,我試從此切入:一 個哈佛大學的物理博士、"年輕學者"獎學金的得主,我們能夠期待他離 "地 面"(一個平庸者占多數的世界)多近?我們不能阻止他不經意地以自己的成就能 力及學術背景為隱含標準,雖在別人的定義裡可能成了 "專家"。孔恩的學者角 色一直無法被定義,是個歷史學家或哲學家;因為他的介入,使得科學史另有 新貌,他亦興起科學哲學的波瀾。哲學是他的長久以來的興趣,心理學、社會 學都吸引他的注意;對比於費若本,多領域知識的涉獵是兩人共同的特點。即 使如此,我認為兩人對知識的態度不同—孔恩偏向工具主義,而費若本大多是 正統訓練20 。至少在寫<<結構>>一書時的孔恩,哲學、心理學等知識,是他用 以解決、說明科學史問題的工具,我想當時的他是比較像個物理學家,包括他 處理問題的範疇;物理學的訓練支配了他大多的想法,而費若本擁有的多重知 識量較平均。我試以這樣類比:孔恩長期單語學習的,而費若本成長於雙語甚 至多語情境(正巧此現象亦見於目前美國與歐洲的語言環境)。孔恩的知識體系 是一元獨大的,但也因為如此,孔恩看到了科學教科書及科學社群等現象,這 些需要長時間從事研究工作及正統訓練方可觸及的問題。

我試圖以兩人學習情景,提供他們理論塑成的參考。對他們而言,學習機 緣無意間影響他們完成理論選擇的工作。這樣的描述,也許可稍觸及科學教育 的問題,我們需要什麼人才,我們該給予怎樣的訓練。

五、主流之外的科學家—麥克林托克

在這一節中,我試以孔恩或費若本兩人的論點,來解決麥克林托克(1902- 1992)在遺傳學的科學史例所衍生的問題,包括科學社群、典範、增生及韌性原 則。此傳記的作者凱勒 (E. F. Keller) 是研究科學界性別差異問題相當傑出的學 者21 ,我將引用 Bar-Ha•m 和 Wilkes討論女性科學家的邊緣性 (marginality)之研 究,來描述科學家的個人因素。

麥克林托克幾乎是與遺傳學一同出生、成長的;她生於孟德爾 (G. Mendel) 的遺傳學研究被發現的兩年後,並於1919年進入了康乃爾大學農學院就讀, 1920年代遺傳學是美國第一個堪稱世界級的科學,也是當時生物學中最抽象的 領域,DNA尚未被發現,基因仍是個模糊可議的概念。

在1910年至1916年間,摩根 (T. H. Morgan) 的果蠅集團確定了基因與染 色體的關係,染色體帶有遺傳成分。而康乃爾的遺傳學研究重心是在美國傳統 農業植物—玉米,顆顆玉米粒都是表現遺傳性徵的圖解。麥克林托克利用新的 染色技術,在顯微鏡下發現玉米的染色體,在當時她是首先以此實驗方法證明 玉米的研究可以不止於育種及觀察子代兩方面,她開啟了遺傳發展史上的一扇 窗。在未獲得博士學位之前,她已成為一小群教授和博士後研究員的熱心領 袖,她與康乃爾大學的玉米研究小組一起步入黃金時代。

1927年,25歲的麥克林托克獲得了博士學位,追求充滿秩序及功能效率 的生活。建立麥克林托克學術聲望的論文,發表於1929年,她和H. Creighton 做出第一個具體證明—基因確實是由染色體所攜帶,並且由於染色體部分交 換,造成了自然界的不同型態,T. A. Peters 認為這篇論文不僅是實驗遺傳學的 里程碑,更是一塊奠基石。1931-1936年間,得不到常任教職的麥克林托克四處 奔波,也是在這段時間裡,她發現X射線會使染色體裂開,接著染色體會進行 自我修補、再裂開,她稱此過程為裂—合—橋週期 (breakage-fusion-bridge cycle)。

1936年她進入了密蘇里大學工作—第一份正式教職,但由於無法晉升專任 人員,她在1942年進入了日後分子生物學的重鎮—冷泉港 (Cold Spring Harbor) 。1944年不管對麥克林托克或是整個遺傳學史都是關鍵性的一年,她 成為國家科學院的院士,並在當年底榮膺遺傳學會會長之職,也是在這年中O. S. Avery、C. Mcleod 和 M. McCarty三人其同發表的論文中,證明了DNA是最 基本的遺傳物質。在此同時,生物學界正面臨革命性的改變—分子生物學的崛 起。

1945年起,她開始了著名基因轉位 (transposition) 的研究,在她進行這些 實驗的同時,分子生物學正橫掃整個生物學界,到了1960年代,分子生物學家 J. Monod已誇口 "生命的奧秘?我們已經解開一大半了!即使不能掌握每個細 節,但原則要義已昭然若揭!"22

基因轉位研究—在她研究生涯中最重要的貢獻,使她開始了屬於個人、獨 立的科學生涯,直到了三十年後,科學界才給了她應得的對待。1951年的研討 會上,她的研究演說結束後,台下一片死寂。1953年,她的長篇論文發表結果 使她覺得發表只是浪費時間,此後的二十年裡,她不再發表論文,只將研究成 果摘要於華盛頓卡內基協會的年度報告中,靜候科學界追趕上她的腳步。

科學界冷漠對待她的轉位研究,大多數人認為她的報告艱澀複雜又難懂, "神秘主義"、"瘋狂"、"特例" 都是麥克林托克及其研究曾獲得的評價。直到 1960年代末,J. Shapiro和其他人在細菌中發現轉位因子 (transposable elements 又稱transposons),分子生物學總算趕上了她的腳步,如今轉位因子廣用於基因 工程研究。

1960及70年代,麥克林托克暫緩了自己的研究工作,在分子生物學證明 了她的想法之後,1970年代末期,她已累積了無數的榮耀。1983年,諾貝爾委 員會稱她的研究工作為 "現代遺傳學兩大發現之一",另一為DNA結構,而且 她是獨自獲獎。伴隨此獎項的簇擁或競爭,都成為她的負擔。在她九十歲慶生 會後的二個月,她與世長辭。

在麥克林托克的個人史中,科學社群對她的影響為何?當她與生物學新 寵—分子生物學漸行漸遠時,我們看到 "典範" 的出現了嗎?她的基因轉位理論 如伏流般的隱藏又顯現時,費若本的增生與韌性原則預告了些什麼?凱勒給了 麥克林托克完整的性格描述,科學家個人因素在研究上扮演了何種角色?我將 試著以孔恩及費若本的觀點,回答上述疑問。

孔恩認為科學研究雖是由個人進行的,但它本質上卻是集體合作的產物, 接受相同典範的一群科學家—科學社群,無疑是典範的載體,她/他們使用相同 的科學語言,接受相同的價值,也是由於他們的努力,累積了常態科學的研究 成果。在麥克林托克的早期研究生涯裡,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痕跡,她與康乃 爾的同事們 (peers),共同為遺傳學奠基,在物理、化學介入生物學之前,在 DNA這樣更基本的遺傳訊息攜帶者出現前,她/他們致力於了解基因、染色體 與遺傳的關係。但到了後期 (1940年代之後),麥克林托克不到一千倍的顯微 鏡、神秘獨立的個人風格、不受干擾及妥協的研究態度,使她逐漸與其他遺傳 學家分道揚鑣,那麼,科學社群對她的影響是什麼?許多學者將她的研究與孟 德爾沈睡多年的理論相提並論,但兩人最大的不同,是麥克林托克在被放逐到 非主流體系之前,她已具有相當的學術聲望,我認為這提供了她後續研究相當 的幫助;她曾歸屬的科學社群對她最大的利益,是建立她無形的權威,架構她 後期獨立研究的保護罩,即使她的研究艱澀難懂,部分學者仍相信她的成果 。 23 以她的強烈個人風格,科學社群對於其學術走向的影響,遠低於個人因素。凱 勒提到她撰寫此傳記的重點, "是在討論科學知識的本質,以及推動科學發展 的那一張由個人及團體的努力相互糾纏的網。科學必須靠個人及團體雙方面 的努力"。科學社群是重要的,但它所影響的面向,絕不只於鞏固典範。

無疑地,對長期只能巨觀地做分類、細胞觀察的傳統生物學來說,分子生 物學提出的理論及技術,有效地說明了許多生物現象。一如微觀的原子、分子 行為,可以廣泛地解釋狀態變化、化學反應等現象。機械論傾向的分子生物 學,依賴DNA來解釋蛋白質的合成,可以把生物體內部的行為,描述的多麼 實際,多麼可操控。大部分的生物學家都深信自己已獲得通曉生命奧秘的許可 證。優秀的研究生被吸引,身在其中的成員共享彼此的研究成果,我們看到了 共同的術語及價值,如果這樣的如磁鐵般的理論,仍無法稱為典範的話,我們 還想要求什麼?但是即使典範理論確實存在,麥克林托克的直觀以及對生物體 的感覺 (a feeling for the organism),使得她以不同的觀點逼近相同的問題,競爭 理論只會出現在革命時期嗎?也許費若本的原則將會提供我較能接受的解釋。

在前兩節,已提及費若本的增生原則,若D為待解的困難,各理論T、 T'、T''所形成的 "海",可圖示如下:

T''
T D T'

如果麥克林托克在基因轉位理論能告訴我們的事,等同於分子生物學能提供 的,那她的理論放棄與否,似乎不會影響科學的進步;但事實上,她的觀點, 基因跳躍的想法,對遺傳學的窗口效應—刺激一個新領域的創生—是存在的, 她並沒有因為不受典範理論的規範,而失去了科學家的頭銜。由基因轉位的理 論來看,我們會疑問於基因移動的指令來源,麥克林托克的答案是:這些指令 來自整個細胞、整個生物體、甚至整個週遭環境。我們似乎看到拉馬克抱著他 的 "適應演化論" 對生物學者微笑;理論的韌性是必要的。分子生物學尚不見危 機,但其他理論仍在增生,對於理論的態度,我們該做的是 "改進" 而非 "放 棄"。競爭理論的出現與理論的增生,不僅只出現於革命時期,在典範理論 (或 費若本所稱的常態成分) 的籠罩下,仍有許多科學家憑著較少的資源,支撐個人 的理論,她/他們的想法,可能是永遠不出現於地面的伏流,但也可能是典範理 論的候選人。

孔恩及費若本皆承認在革命或理論選擇上的非理性因素,它通常涉及科學 家的個人因素,在我所引用的這本傳記中,凱勒花了相當的筆墨在敘述麥克林 托克的個人風格,身為科學領域中的少數女性之一,她在學術研究上的獨立與 堅定,曾使她成為權威,卻也使得她不易被了解、被追隨。事實上,大多數的 女性科學家是屬於非主流領域,例如:女性天文物理學家多於實驗物理學家, 一部分的原因是資源、經費及儀器不易爭取,一部分是因為個人風格。G. Gordon和G. Morse24 將科學家依其能力分為技術專家、問題尋找者、解題者及 整合者。若依孔恩的典範觀點,常態科學 (也就是主流科學) 需要的是好的解題 者。G. Bar-Ha•m和 J. M. Wilkes 25 認為,會選擇科學為事業的女性,與擁有相 同選擇的男性分屬不同類型;由於女性科學家必須克服社會的刻板印象,她們 相信每個人皆為獨立個體,性格上更具決心,一如麥克林托克堅決否定 "女性 典型",畢生追求一種 "完全沒有性別問題" 的生活形式。這些女性科學家們體 認兩性處境,較具批判性思考,善於發掘成見下的問題,她們是好的問題尋找 者,適合新興或前典範科學。這些的說法,可部分說明女性科學家的特質。

六、結語

本篇報告並沒有包含孔恩及費若本的所有看法;在閱讀兩人著作之後,撰 寫這篇報告最困難的部分是找尋觀點切入,我該如何使兩人的理論有交鋒的機 會?我不甚有興趣於條例式的論點比較;費若本的<專家>一文是最直接批評的 對峙,但我不希望只有一家之言。傅大為先生的論文—<"Ad Hoc" 假設與局部 理性>給予我部分的靈感:對於科哲學者的想法,可以史例來說明。於是我有了 二、三、四、五節的方向,第二、三節多是兩人論點的陳述,到了四、五節, 我放入了較多自己的想法及我所做的 "理論選擇"。

科學行進的完美圖象是存在的嗎?我不認為;所以種種智慧的火光,不斷 閃耀在後設科學—包括科學學、科學史、科學哲學—的天空。長期專注於實驗 報告的撰寫,書寫表達自己想法的文字報告對我來說,是一種需要被喚醒的技 能,很幸運有這機會去完成它。


註釋

  1. 若相較於拉卡托斯與孔恩之間,費若本與孔恩的共同點,應可用 "眾"來說。 返回
  2. 見於勞登,<<科學進步與問題>>,( Progress and Its Problems,1977),陳衛平譯,台北:桂冠 (1992),頁3 "E一些科學史家或科學哲學家[如:孔恩和費若本]曾辯稱,不僅科學理之間的某 些決定一直是非理性的,而且在互相競爭的科學理之間的選擇,也必然是非理性的。"。 返回
  3. 由於無政府主義者常傷害人民,因此費若本較喜歡達達主義者(Dadaist)這個詞。 返回
  4. 我所引用的<<反對方法>>(Against Method)是1993年第三版,周昌忠譯,台北:時報(1996), 與初版(1973)相較,在此版本中,著名的第八章(強調特設性假說(ad hoc hypotheses)的正面意 義),及第十五、十六章已刪略,而部分章節增寫。 返回
  5. 通常,我會認為一個人的背景環境與她/他將會說出些什麼,有相當大的關連;我無可避免地 先挑此章閱讀。 返回
  6. 舒煒光,邱仁宗主編,<<當代西方科學哲學述評>>,台北:水牛(1990)。 返回
  7. 孔恩,<<科學革命的結構>>(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1970),程樹德等人譯,台 北:遠流(1989),頁271(附錄I),他自認是職業的科學史家,在此附錄中,並對於歷史與哲學 研究問題的方法與態度有其看法: "E歷史研究是一種解釋的活動E.哲學家的目標,主要是在 提出明確的概括論斷,與那些能夠普遍適用的通則。E" 返回
  8. <<批判與知識的增長>>,(Lakatos, I. & Musgrave, A.(Eds) 1969. Criticism and the Growth of Knowledge ),周寄中譯,台北:桂冠(1993)。 返回
  9. <<玉米田裡的先知>>,(Keller, E. F. 1983. A Feeling for the Organism),唐嘉慧譯,台北:天下 (1995)。返回
  10. 當然,我所面臨的第一個威脅(threat)是,此被引用的傳記本身所攜帶的觀點及種種不易察知 的暗示,何為 "真相"?我想這個問題,是任何企圖還原或引用歷史的人所擔心的。由於能力的 限制,我的野心不至於大到使這個因素,擴大到過份影響結論,所以對於這個本質性問題,我 只能暫且放在一旁。 返回
  11. 見於<<科學革命的結構>>中譯本,頁42。 返回
  12. 我明白 "晉升" 兩字所包括的階級概念,似乎隱藏著科學的位階高於其他學科的意含,但就一 般人對於 "科學" 兩字符號化的信仰,用 "晉升" 應不為過。 返回
  13. 見<<結構>>中譯本,頁50。 返回
  14. 前引書,頁273。 返回
  15. J. Lovelock近年來最著名的稱號,是蓋婭 (Gaia) 理論的創生者,一位堅持二十五年的獨立科 學家(independent scientist),並致力於科學界的綠化。 返回
  16. 在此,費若本仍認為常態科學是錯誤的,他將之稱為 "固執時期",但他同意理論(是每個理 論,而非特定理論)具有其韌性,這樣的韌性可見於孔恩對於典範理論的描述。 返回
  17. 依費若本的說法,當面臨特定理論T的困難時,我們的態度是 "改進" 而非 "放棄"。於是我們 可使用其他一些理論,T'、T''、T''' 等等,它強調了T的困難,也同時提供解決之道,而些增 添理論的原則,稱為增生原則。這樣為解決核心問題,而導致的理論,可形成一個 "日益增長 的、不可共量的、各種可取理論的海洋"。 返回
  18. 做這樣的呈現,只能提供一個參照,這樣做法的合理化藉口是—如果我們可以在純文學及藝 術的領域中,閱讀到來自創作者的個人體驗,我不知道有什麼理由對於哲學或歷史作品,我們 不能這麼做。 返回
  19. 引自<<反對方法>>中文版導言。 返回
  20. 這個觀點,我必須承認是不成熟的,也許我需要的是相關理論基礎。 返回
  21. 傅大為曾在這本書的書評中,認為中譯本失去了許多作者原持有的女性觀點;審訂者陳文盛 中文版序及<<科技報導>>中所持有的性別態度,更讓人質疑。(由於這篇文章閱讀自網路中, 所以無法正確地說明出處。) 返回
  22. 相似的話亦出現於Maxwell電磁理論導出後,原來歷史無法教導科學家學習謙遜。 返回
  23. 也是諾貝爾獎得主的D. Baltimore說: "我仍記得1960年代當學生時,我們必讀的是1950年 代以來麥克林托克在冷泉港研討會所提出的報告,但我們大部分人都放棄了。" 返回
  24. Gordon, G., & Morse, G. (1969). Creative Potential and Organization Structure. Journal of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Sep, 12. 返回
  25. Bar-Ha•m, G., & Wilkes, J. M. (1989). A Cognitive Interpretation of the Marginality and Underrepretation of Women in Science. 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60(4), 371. 返回
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