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Scape評論專欄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

評"音樂激盪腦部 如性愛般美妙?" 科學普及化的一個錯誤示範

評論人:蔡振家 <gia@snafu.de>
評論對象--
標題:音樂激盪腦部 如性愛般美妙
作者:潘罡
出處:中國時報專題報導 (2002.11.24)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Philology/Philology-artnews/0,3409,112002112400170+110513+20021124+news,00.html]


這裡要談的是一篇中時記者所寫的科普報導: "音樂激盪腦部 如性愛般美妙" 潘罡/專題報導(中時2002.11.24)" 當我看到中國時報出現這樣一篇文章,心情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 The Biological Foundations of Music這本好書與羅伯˙薩托雷(Robert J. Zatorre) 這位優秀的學者在報上被介紹給社會大眾知道,憂的是這篇報導根本抓不到重點, 並且胡亂加油添醋,成了「科學普及化」的一個錯誤示範。

首先要糾正記者潘罡在文中的一些錯誤:

(1)這篇論文"Intensely pleasurable responses to music correlate with activity in brain regions implicated in reward and emotion"並不是出現在 The Biological Foundations of Music(2001,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這本書裡面,而是在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裡面。

(2)該研究並非使用MRI來掃描腦部,而是用PET(正電子斷層掃描)的技術。 Zatorre的實驗室中所做的音樂或語言神經心理學研究,絕大部分都是用PET來測 量腦中各區域的血流量,即rCBF(regional cerebral blood flow),因為MRI的 機器通常會發出噪音,不利於研究跟聲音有關的神經活動現象。

(3)原論文並未認定「音樂有益於腦部動能」、「音樂能維持腦神經系統的運作, 防止退化」。

其他的毛病主要是來自於記者的文筆太過誇張,添加了自己的想像,卻沒抓到原論 文的重點。

假如光看這篇潘罡的報導可能會令人感覺到,[Blood & Zatorre 2001]這個研究其 實沒有什麼新意,「在聆賞音樂心神陶醉的情況下,頭蓋骨的血液大量流向以往被 劃歸為性愛、古柯鹼和咖啡因等激發狂喜的腦部區域」,這樣的結果我覺得不用做 實驗也可以想像得到。

[Blood & Zatorre 2001]在結論中指出,邊緣系統的情感迴路被認為是掌管生物的 「趨吉避凶」,奇怪的是,音樂對於生命的存活與繁衍似乎並無幫助,但卻能激發 情感迴路,可能是音樂對於人類的身心真的有幫助。

在我看來,[Blood & Zatorre 2001]其實強調了一件更有趣的事,他們在1999年曾經 做過諧和音與不諧和音的研究(Blood & Zatorre 1999),而這次他們以「動聽的片段 音樂」來作實驗,發現腦中的reward/motivation circuitry能夠被「動聽的片段音樂」 激發,但不會被「諧和音」激發;反之,前額葉與眼眶額葉會被「動聽的片段音樂」與 「諧和音」激發。所以,[Blood & Zatorre 2001]的實驗指出了「動聽的片段音樂」與 「諧和音」所引發的愉快情緒,兩者有相異處也有相似處。

對我來講,這個實驗暗示我們應該把「諧和音程」跟「愉快的情緒」區分開來,要證明 這一點,責任其實是落在非西方人身上,因為「諧和音程」跟「愉快的情緒」在西樂中 是連在一起的,但像在爪哇音樂中就不是如此,受西樂訓練的耳朵聽到爪哇音樂的音階、 音程,很可能覺得非常不諧和、沒有一個音是準的,聽得十分難過。在不同的音樂文化 底下,同樣的音程能夠引起截然不同的情緒反應。

一般西方的神經音樂學家容易陷在西樂的框框裡面,不知不覺中把「西樂的大腦」推 廣為「音樂的大腦」,這是西方研究者的限制所在。扭轉此一偏見,也是非西方研究 者的任務所在。換言之,神經音樂學就跟神經語言學一樣,同屬認知神經學中最需要 學術本土化的領域。

回到中國時報這一篇「科普」文章。雖然"音樂激盪腦部 如性愛般美妙"全文天花亂 墜、荒腔走板,但在音樂與神經科學的跨領域研究中,再專業的科學記者、再權威的 科普雜誌也同樣容易出錯。我在《科學美國人》的網站找到一篇文章"Exploring the Musical Brain"(January 22, 2001),作者Kristin Leutwyler旁徵博引地回顧了許多 相關的研究,涵蓋了神經認知學、動物行為學、語言演化論與音樂起源假說,是近年最 有份量的神經音樂學的科普文章之一,不過,我發現Leutwyler對於 [Blood & Zatorre 1999]關於諧和音與不諧和音的研究也同樣有所誤解。Leutwyler的 第一個錯誤是把實驗中的consonant harmony誤會為consonant melody(這個錯誤可能 源自於作者在音樂知識上的欠缺),第二個錯誤是把實驗結果誤會成:諧和音會激發 邊緣系統中對應於愉快情緒的神經迴路,實際上,[Blood & Zatorre 1999]只提到: 諧和音會激發額葉的神經迴路。

這個誤會甚至也存在於音樂學界,那些人可能沒有仔細看論文,只看到 [Blood & Zatorre 1999]說「不諧和音會激發邊緣系統中對應於不愉快情緒的神經迴 路」,就以為「諧和音會激發邊緣系統中對應於愉快情緒的神經迴路」,這種想當然 耳的「推廣」,忽視了許多神經學家所告誡我們的:在研究情感的神經迴路時,正面 的情緒比負面的情緒來得難以研究。

從這個角度來看,[Blood & Zatorre 2001]的論文出現得正是時候,因為他們再度強 調,「諧和音」並不會激發邊緣系統中的reward/motivation circuitry,只有「動聽 的片段音樂」響起時,才能給聽者銷魂的感覺,進而觀察到邊緣系統中的 reward/motivation circuitry的活動。

走筆至此,不禁想到一些製造怪聲的前衛音樂作曲家,他們似乎“不屑”去創作好聽 的音樂,但從大腦對音樂的情緒反應看起來,在音樂中要讓聽者覺得「不愉快」,其 實很容易辦到,但要譜寫出美妙悅耳、雋永耐聽的音樂,實際上才是最困難的。

參考資料

Blood, A.J., Zatorre, R.J., Bermudez, P., and Evans, A.C. (1999) Emotional responses to pleasant and unpleasant music correlate with activity in paralimbic brain regions. Nature Neuroscience, 2, 382-387. [http://www.zlab.mcgill.ca/docs/Blood_et_al_1999.pdf]

Blood, A.J. & Zatorre, R.J. (2001) Intensely pleasurable responses to music correlate with activity in brain regions implicated with reward and emo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98, 11818-11823. [http://www.zlab.mcgill.ca/docs/Blood_and_Zatorre_2001.pdf]

Leutwyler, K. (2001) Exploring the Musical Brain. Scientific American. [http://213.176.1.196:800/Default/www.sciam.com/explorations/2001/012201music/index.html]
SciScape評論專欄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