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

朱學恆先生專訪

-- 作者:六百

科景於去年(2003年)九月曾經介紹過麻省理工學院所開設的「開放課程網」(請參見 "免費到MIT上課"),如今,台灣有一群人義務性地開始進行了開放課程網內容的全面中文化工作。

我們於今年七月開始,以郵件往來的方式對這項計畫的發起人,朱學恆先生進行了訪問,以下是整理後的訪問內容:

 

希望在兩年內翻完目前的七百門課程

Sciscape:可否先簡單介紹一下 MIT OCW 中文化網站目前的狀況?

朱:目前已經全部翻譯完成的課程有十門,已經部分翻譯完成(但有許多受限於人力還沒有上線)的大約有55門,而正在翻譯中的有412門(包括上述的55門)。我希望在兩年內翻完目前的七百門課程,但由於今年MIT可能會再增加兩百門課程,所以我們應該會持續在追趕當中。目前我主要的工作資源放在洽談合作和進一步的運用上,翻譯義工們則還是在持續的進行。

 

如果當年我可以接觸到這樣的資料

Sciscape:朱先生是理工科系畢業的,卻成就在推廣奇幻文學的事業上。是什麼樣的機緣使您又把心力放回到科學教育的領域上?

朱:當初注意到這個網頁的原因很簡單,我看了WIRED這本著名的網路與科技雜誌,2003年九月號有一篇「MIT處處有」,裡面描述了越南的一名大學生如何利用OCW課程來自我進修,學到許多學校學不到的東西。甚至提到了8.02電與磁這堂課非常的精彩,學生看到老師示範電磁學的應用都忍不住鼓掌叫好(連結)。 我自己看到了這個課程,確實很精彩,而且讓我有很深的感觸,因為我自己當年學的電磁學因為很難理解,所以三修才過。我不禁要想,如果當年我可以接觸到這樣的資料,或許我就可以繼續走在電機系的道路上,不需要顛顛簸簸的走上其它的發展。所以我就在TVBS的節目上介紹這個網站,沒想到竟然有家長特別打電話進來問網址(這是我當年作了兩個多月節目中唯一的一次!),我這才發覺這個消息其實大家只是不知道而已。

後來我結束了電視台的工作,在忙著奇幻基地出版的時候心中一直掛念著這個計畫,而且時常上去閱讀相關的資料。只是國內一直沒有相關的報導,讓我有點著急:「這麼好的東西怎麼還不趕快讓更多人知道!」

 

我只好自己來!

朱:但是我想,這麼好的計畫和資料一定會有偉大的教授或是教育機構來作,所以我只需要到時後等著幫他們宣傳就好了。等啊等啊,過了六個月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我在這六個月中間一直左思右想各種可能的執行模式和推廣方式,打算有人要開始這個計畫的時候我就立刻去義務幫忙。連整個組織和架構我都想出來了。不過,到了(2004 年)二月底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等不下去了,既然沒有別的單位願意作,那我只好自己來!

於是我辭掉了之前出版社的工作,開始默默的在家裡翻譯,這中間只有我們的萬年義工站長楊伯瀚和我在一起架站,也只有他知道我在作什麼。所以我們整個計畫一開始根本只有兩個人,兩個人EMAIL往來幾次之後就決定要開始翻譯。(後來資料實在太多,楊伯瀚都是利用下班時間從十一點貼資料和寫程式到半夜兩點,結果有一天在椅子上睡著了,他覺得自己變得很像小丸子的爺爺…:Q

後來我們作到一個程度之後,就透過到處轉寄信件,在BBS上相關網站張貼,招募來了許多人幫忙。

 

義工體系就是互相支援

Sciscape:以義工方式進行翻譯,如何掌握義工的專業程度(同時又兼顧開放的特性)與翻譯的品質?是否有審稿校稿的制度?

朱:以審稿來說,我們目前有七位審定委員,同時也正在籌組審定委員會。簡單的說,我們的義工體系就是互相支援,如果有義工翻譯遇到困難或是能力不足,我們就要調派其它的義工來作編輯或是協同翻譯的工作。我這部份會做的是句意翻譯上的校定,而有時內容太過專業,則會有對該領域熟悉的專業人士作校定。最後站長上線前還是會重新校對過一次。而如果讀者發現任何錯誤或是要修改之處,我們在確認過後都會跟著修改。

未來,我們會把WIKIPEDIA這還有一篇相關報導)的這個開放程式碼的免費系統引入到我們的計畫中,在這個新系統之中,每個讀者都有權力對我們的翻譯資料和內容進行校對和修改,他們所送出的修改要求會透過系統傳遞給義務編輯,然後由義務編輯認可和添加自己的意見和修正之後再送到義務顧問手上,經過義務顧問核可之後,再由我們義務管理者同意就可以自動掛上網路了。換句話說,OCW中文版未來會是完全有機化、自動自發,廣納百川的新網路出版型態。讀者和有志之士不再只能抱怨,而是可以實際參與所有的校對和修正過程。

Sciscape:由許多獨立譯者進行翻譯,勢必會碰到的譯名統一問題如何處理?

朱:盡力統一啊。但是我們的計畫難度遠比一般的獨立翻譯計畫要困難多了。我們的譯者背景中港台美國都有,所以所謂的譯名統一問題更為複雜。香港和台灣的用法有細微處的不同,該如何統一?等等這類的問題。

 

也許未來可以開放自己的開放式課程

SciscapeOCW的內容類似一門課程所使用的教案,除了提供給自修、找資料的個人以外,我想最好的應用方式應該是在大學的課程中使用。就您所知,華文世界截至目前為止是否有(或即將有)大專院校根據OCWTWOCW的內容開設課程,或者是否有大專院校的課程利用TWOCW的內容作為輔助呢?

朱:目前各校有許多老師是各自悄悄的應用,我們正在洽談可能的學校作比較大規模的應用並且也已經開始洽談一下協助大專院校利用TWOCW資源開設課程的計畫。

Sciscape:除了翻譯MITOCW資源以外,是否還有其他的中、長程願景?

朱:也許未來可以吸收台灣的資源來開放自己的開放式課程,甚至是與其它的開放式課程計畫合作。以我們的力量去協助其它的國家。

 

差點想要撲上去抱住張忠謀

Sciscape:朱先生是否曾經碰過被認為是“搞奇幻文學成名”的人,而使TWOCW的理想不被學界當成一回事的狀況?

朱:計畫一開始因為根本沒有任何知名度,所以到處找單位合作和請他們支持時幾乎是處處碰壁。搞到有一次我參加研討會看見張忠謀,差點想要撲上去抱住他請他支持我們的計畫(因為張忠謀是MIT校友)……幸好後來我覺得太丟人而沒有真的撲上去,不然我現在可能還被關在監獄裡…:Q

但是,我們目前在進行這個計畫的過程中還是依然遭遇到很多人的拒絕和否定,因為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根本不認為這種計畫需要花心思去注意或是幫忙。我遇過一個領政府錢在推行Open Source的單位,在我打電話請教、寄信之後對方還是毫無回音。網路上其它所有的社群幾乎都是一口答應幫忙宣傳,熱心的推動,但實體單位就沒這麼簡單了。

然而我想這個計畫本身的概念就是用眾人的善意去克服冷漠,甚至是惡意。至少以目前的運作來看,還相當的成功。

 

單這點心,我就覺得很欣慰

Sciscape:是否因為TWOCW而認識一些令您印象深刻的人或事?

朱:您的例子就很令人印象深刻。(註:即本網站編輯前述之互相支援翻譯之經歷)

Sciscape:不論奇幻文學或OCW,譯者一直是一項珍貴的資源。經由推廣奇幻文學以及TWOCW計畫所累積的兩個義工社群的經驗,您是否有得到一些經驗或啟發?

朱:我想,翻譯這個工作,如果你把它當成一種職業,他就是收入不多,成就感不高的勞力密集產業,因為一般翻譯的收入真的不高。但如果你把翻譯當作興趣,那就是在過著愉快的生活,享受你的人生。但如果你把翻譯當作引進新的文化,那就是為這個社會帶來衝擊,這是很有使命感的事情。歐洲中世紀的修士們翻譯了無數抄本才把知識流傳下來,盛唐的僧侶窮一生之力把佛經翻譯出來,這些人對於整個世界文化所帶來的影響,豈是一般人所能作到的?(啊?我覺得這麼多的專業人士現在願意一毛不取加入這個計畫,這就已經很了不起哩!)

 

相關連結:

MIT OCW 網頁 http://ocw.mit.edu/index.html

MIT OCW 中文化網頁 http://www.mitocw.net/

Sciscape新聞:免費到MIT上課 http://www.sciscape.org/news_detail.php?news_id=1263

Sciscape專題報導:麻省理工學院開放式課程介紹http://www.sciscape.org/articles/mitocw/

 

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