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

消弭「愛」在「滋」長中

作者:esinstra
日期:2004/11/29

愛滋病問題是全人類的問題,當它無聲無息地接近我們,難道我們就只能束手無策?面對這個難以捉摸、詭譎多變的敵人,盡可能增進對它的認識、審慎應付它所造成的種種災禍,縱使不能立即扭轉局勢,至少可以明哲保身。

目次


◆前言

從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國際社會對於愛滋病議題的報導,雖然有許多重大的突破,包括華裔傑出科學家何大一在1996年提出「雞尾酒療法」(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來治療愛滋病患,大大延長了他們的壽命;少數人的免疫細胞表面的共同受器出現了與一般人不同的變異,而明顯地增加了對愛滋病毒抵抗力的新發現,乃至於到最近發現到人體內部原本就存在有可以造成愛滋病毒突變,影響其增殖的蛋白質,一連串令人震奮不已的消息,卻似乎遏止不了神州大陸上近一百萬愛滋病患逐年的激增趨勢。許許多多關於中國大陸愛滋病的報導,多半是教人聞之鼻酸、於心不忍的消息:多少樸實的農民只想要過過農村恬靜的牧歌歲月,但經濟拮据的困難,使得他們不得不為一些令人同情的理由,如家裡的牆壁被大水沖毀了,需要籌錢修補;村裡的農地要開始收割採集,需要召集人力;家中的孩子長大了,想要快快樂樂地上學去,也需要學費,農村地區往往窮鄉僻野,衛生教育往往難以深入落實,在一個左鄰說可以賣血,一個右舍又說這樣賺很快,反正也沒有什麼損失之下,心想捐一捐,不也是好事一件,又有錢拿,何樂不為?但沒想到血庫的針頭不潔,一個愛滋病患賣血,幾乎所有無辜的賣血者都難以倖免……

不知讀者是否看過一張標題名為「衝擊世界的綠色眼瞳」的照片?一位飽經戰亂的阿富汗婦女,從她歷經滄桑的臉龐就多少可以感受到她已對戰爭產生的極度冷漠與厭惡感,即使再怎麼面無表情,也掩飾不了那說盡一切一切苦難的鬱鬱雙瞳,戰爭除了帶給她家破人亡、人事已非的煎熬外,還讓她剩下些什麼呢?愛滋病肆瘧的影響並不亞於一場無情的戰爭,在一張又一張教人不忍直視的照片裡,愛滋孤兒四顧無依、徬徨無助的眼神、白髮人老淚縱橫地送黑髮人的落漠神情、中原大地上土堆新墳不斷林立的情景,每一張照片,都訴說著我們難以親身經歷的悲苦,看到了他們的眼神,知道了他們的故事,哪個帶有社會使命感的科學家還能只做個開支票捐款的人呢?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先從了解愛滋病毒的感染過程說起。

◆HIV感染過程

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能夠侵犯具CD4細胞受器的細胞,其中以輔助T細胞為主,但並非只感染輔助T細胞。首先,HIV的gp120表面蛋白與CD4相結合,再加上另一個共同受器(一種趨化素(chemokine)的受體,以CXCR4和CCR5為最主要)的作用,則與gp120相連的另一個表面蛋白gp41即可導引HIV進入宿主細胞內。HIV透過融合作用進入到輔助T細胞後,旋即釋放出核殼內的兩條RNA與各酵素(包括反轉錄酶、蛋白酶和併入酶等),利用宿主細胞作為其增殖的工場,並進一步控制宿主細胞的生理活動,使得輔助T細胞無法正常運作,形成新的病毒後,又會透過細胞膜穿越而出的出芽過程,離開細胞,接著再尋找下一個目標。出芽過程(budding)很有可能造成宿主細胞的破裂死亡,這是愛滋病的主要病因。

一般人在被感染數週後,輔助T細胞的數量會大幅下降,隨後免疫系統加以反擊,將大部分的病毒給消滅掉,則輔助T細胞數目也會再回升至正常值。經過前幾週內的急性期(acute phase),患者會進入長達數年的無症狀期(asymptomatic phase),在這期間,免疫系統不斷加強攻勢,企圖將病毒徹底消滅,但輔助T細胞卻因直接受到攻擊,數量愈來愈少,直到數年後血液內的輔助T細胞由每毫升的正常值1000個降至200個以下時,此時病人才有明顯的愛滋病症狀,而容易受到普通病菌的侵犯。

推究免疫系統無法戰勝HIV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1.愛滋病毒變異速度驚人。這種變異來源包括(1)由RNA反轉錄為DNA的過程並不像一般轉錄過程一樣穩定,甚至平均每反轉錄一次就會出現一個核苷酸錯誤。(2)病毒所含的蛋白質在細胞內會被降解為許多片段,其中有的片段很容易突變(如gp120中與共同受器結合的抗原區V3),有臨床研究發現,就是因為外膜具有驚人的變異性,才有科學家會觀察到“一個病人身上六個月的觀察所看到的變異等於全球感冒病毒十年的變異”這樣令人咋舌的情形出現。(3)不同病毒株之間的基因重組。根據病毒核酸序列的不同可分為HIV-1和HIV-2兩型,在HIV-1型中,若再從膜蛋白env基因和殼蛋白gag基因的同源性差異又可分為三個組,即M組(main,主要組)、O組(outline,週邊組)和N組(new,即非M非O的新組),其中M組又可再細分為A-J 10種亞型,種類之複雜繁多,族繁不及備載。目前HIV-1的O組、N組和HIV-2型只局限在非洲某些地區流行,而HIV-1的M組病毒則呈全球性流行分佈。

2.愛滋病毒複製的速度極快。估計每天在病人體內新產生的新病毒達十億之多,只不過很快又被免疫系統清除掉大半。此外還有科學家發現,一旦因為受到愛滋病毒的入侵甚至是其它病菌的感染而活化宿主輔助T細胞,免疫細胞活躍的結果,更大大地加速病毒的繁殖。從1.、2.兩個特性來考慮,病毒在短時間內就會產生許多不同的種類,使得免疫細胞無法一一加以辨識,不受免疫系統攻擊的病毒也因此得以繼續繁殖。3.直接攻擊輔助T細胞。輔助T細胞在免疫系統中扮演著靈魂般的角色,沒有了輔助T細胞,就無法活化如B細胞和殺手T細胞來進行接下來的免疫反應,相當於整個免疫系統崩潰。整個人體的免疫系統如同一個國家的國防體系,一旦國防機制瓦解,整個國家也就如魚肉般任人宰割,除非有外力協助,不然滅亡也只是時間問題。

◆HIV新發現

愛滋病毒變異性如此之大,若單就其各種突變種類來提出解決之道,必然疲於奔命,實屬不智,比如一份過去的報告指出,200位病患體內的病毒對非核苷反轉錄酶抑制劑(non-nucleoside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 NNRTI)產生抗藥性的比例在90年代中期為0%,但到了2000-2001年則躍升至8%。因此,科學家試著從愛滋病不變的特性來著手,若能夠達到像阻止癌症的新生血管生成這類腫瘤共通特性以遏止腫瘤發展相似的目的,則想必也能夠獲得相當的突破。目前已有幾個研究方向在進行當中,比如先前有提過病毒所含的蛋白質在細胞內會被降解成許多片段,有變異性高的片段,另外也有不易突變的片段(如gp120的不變區),人體免疫系統不能對愛滋病毒進行長期的免疫攻擊,易變區突變的因素自不能免,反之,若針對不易變片段進行免疫反應,則應當可以維持長久的免疫攻擊。臨床研究發現,gag基因產生的蛋白質也具有易變區和不易變區,有些病人起初只對一個不易變區產生免疫反應,有些則一次對三段易變區起反應,但對其突變種卻無反應。前者可以持續抑制病毒的蔓延複製,而後者則無法辨識突變後的種類,免疫系統因此淪陷,故有效的免疫反應應針對其不變區來作用,而不是一次面對數個易變區。

還有一種則是針對會傳染給其它人的病毒種類來研發疫苗的情形。過去科學家知道一旦感染愛滋病毒,病毒會在數年的潛伏期期間產生各種不同的種類,但只有一種會傳染給其它人,只是科學家一直不知道是哪一種。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罕校區(the University of Alabama, Birmingham)的科學家Eric Hunter等人研究最近感染愛滋病毒的病人,結果發現這些病毒都具有能夠感染細胞的外鞘蛋白。研究小組對八對情侶進行分析,這些情侶不是男方就是女方都已經感染,接著他們將最近三、四個月內才被傳染的那一方體內的病毒與其伴侶的病毒種類加以比較,發現到所有可傳染的病毒種類其表面都含有gp120這種蛋白質,這種蛋白質可用以與免疫細胞結合,但也因此極容易與抗體結合。科學家因此樂觀認為,若能夠針對這類病毒集中人力研發新疫苗,其通用性的效果將可能可以大大控制住愛滋病毒的傳染情形。如今,更有其它研究小組準備以此為依據來研發疫苗,並進一步評估哪一種疫苗最為合適,若真有成效,則因為性行為而感染愛滋病這類的主要傳染途徑將能夠妥善地受到管制。他們的研究成果已刊登在《科學》(science)上。

愛滋病毒的包膜由雙脂層以及鑲嵌其中的醣蛋白gp120和gp41所組成,其中組成gp120的胺基酸約有五百多個,有些片段隨著病毒種類不同而有很大的變異,是為易變區(variable domain),反之則為不變區(conserved domain)。易變區可分為V1到V5五段,其中V3為抗原決定基(epitope),可與共同受體結合,與CD4受器結合的位置則位於V4和V5之間,而其它易變區的功能在此之前仍是曖昧未明的藏鏡人,換言之,當時科學家還不清楚gp120是如何扮演其與輔助T細胞結合的角色。Eric Hunter等人的研究結果指出,這類病毒由於V1到V4區長度與結構上的變異,才使得它們容易與CD4細胞受器結合造成感染,V1-V4長度愈短,gp120愈易與CD4受器結合。相信這項新發現必定能為疫苗的研發帶來不少助益。

明尼蘇達大學以Reuben Harris為首的研究小組於最近發現到T細胞內原本就存在有能夠阻止HIV複製的蛋白質(參考來源3),這是一種命名為APOBEC3G的胞嘧啶脫氨酶(cytidine deaminase),APOBEC3G進入新生成的病毒顆粒內部,並在新病毒感染下一個宿主時,在病毒進行反轉錄過程中以造成DNA上的鹼基C突變為U的方式影響病毒的複製。APOBEC3G和其它的APOBEC族蛋白質還能夠干涉其它的反轉錄病毒的複製,包括鼠類白血病病毒(murine leukemia virus)、猿類免疫缺乏病毒(simi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和B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B virus)。

既然人體的免疫細胞內原本就存在有這類的抗病毒蛋白,為什麼還是遏止不了HIV的蔓延趨勢呢?這是因為HIV還有另一個蛋白質Vif,它除了能干涉APOBEC3G的形成過程並修復此蛋白造成的突變,最主要的功能還是在於它能加速蛋白解體(proteasome)對APOBEC3G進行分解的過程,Vif召集E3連接酶複合體(E3 ligase complex)前來,此複合體能夠扮演泛激素的角色(polyubiquitination),使APOBEC3G貼上標籤後被蛋白解體(proteasome)分解,這使得HIV能夠在人體內如此肆無忌憚。科學家希望能找出阻止Vif與APOBEC3G及其它用以分解APOBEC3G的酵素相結合的方法,若能夠使APOBEC3G完整保存下來,必定能對抗HIV有所幫助。

◆愛滋病新舊藥現況

其實,疫苗的研發早已成為科學家關注的焦點。目前有19個國家正在進行31種疫苗的試驗,疫苗的研發正如火如荼地展開當中。何大一院士也在今年「第三屆認識愛滋病研討會」中指出,他目前所正在研發的的幾種疫苗都是將造成愛滋病的HIV基因送入人體肌肉內,以誘導免疫系統產生抗體,比如愛滋病DNA核酸疫苗和另一種以牛痘病毒為載體的疫苗即是如此,此外還在動物實驗階段時發現到,兩種疫苗間隔使用,似乎還有加成的療效,至於在人體實驗中是否也能夠如此順利,還有待觀察。不過這一切都還得經過數階段的人體實驗才能知道結果,參與實驗人數更高達五千人,想知道成果如何,不能急於一時。

雞尾酒療法(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 HAART)是許多愛滋病毒酵素抑制劑的綜合療法,目的在於遏止病毒繁殖,以緩和病情。自1996年由何大一博士率先研發出後,許多通過生物等價性(bioequivalence,通常用以檢測已註冊藥物與未註冊新藥間的差異的衡量標準,若兩者在人體內或治療部位的吸收效果相當,則表示具有生物等價性,即兩者間可以替代使用。即使其中一種藥物的吸收速率與另一種差異甚大,但若無療效與醫用安全上的顧慮,也可視為具生物等價性。)檢測的藥物也陸續出爐,但多半不出病毒所需的反轉錄酶、併入酶和蛋白酶的各類抑制劑,如Abacavir (ABC)、Efavirenz (EFV)、zidovudine (AZT)等,而最近還有一種特別的新藥Fuzeon正在逐漸推廣當中,這是第一種愛滋病毒融合抑制劑(HIV fusion inhibitor),用以阻止愛滋病毒感染宿主細胞,算得上是治療愛滋病藥物當中的明日之星,只不過初步證實其所帶來的副作用並不輕微,故還沒有能夠廣為接受。

然而,根據何大一博士和另一個實驗室的報告指出,雖然這些藥物能將血液中的病毒數量降至連最靈敏的儀器也無法偵測出的地步,但只要停藥二到四週,病毒數又會回升至原本的高水平。何博士曾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儘管長期用藥控制愛滋病毒,還是會有漏網之魚隱藏在人體的淋巴或其它細胞中不斷複製,甚至可能六十年都無法完全根除,即使只有0.0001%的病毒留下,還是算不上「治癒」愛滋病,因此,下一步將著眼於如何把這一「小部分」病毒的複製給完全根除。

◆社會議題

烏干達對阻止愛滋病蔓延所帶來的重大突破也可以帶給我們不少的啟示。烏干達為非洲東部內陸國家,原本同樣受到愛滋病的嚴重肆瘧,情況並不會比周遭鄰國好多少,但自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烏干達境內的新增通報病例卻出現明顯減少的跡象,病例已不到原本的三分之一,可能讀者以為,是科學先進的研究改善了這種情形,然而周遭鄰國如坦桑尼亞和盧旺達,卻沒有這樣的改變,難道是保險套的推廣成效良好,才使得疫情得以控制住?然而調查結果顯示,其保險套使用率的增加速度並不比鄰國來得快。相關人士指出,真正的原因應該是公衛團體宣導性安全的重要性獲得了大眾的支持,才使得疫情整個緩和下來,或許,保險套並不能阻止愛滋病的蔓延,但人心的教化卻能夠讓這樣的頑疾知難而退。聯合國愛滋病計畫署執行長Peter Piot因此認為,惟一的問題只在於當地政府與人民是否願意配合防疫,鼓起勇氣共同面對難關。以泰國為例,原本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期有相當高的愛滋傳染率,但在90%的性工作者使用保險套,且光顧人數減半之後,愛滋病毒帶原者已從1991年的142,819人驟降至今年的21,260人。無論是保險套推廣成效的良好,還是性教育宣導的成功,能夠將疫情控制住,就是值得推廣的政策,各國的執政者,是否真能接受這些寶貴意見,是否真能夠大力推廣,才是亞洲處於這控制愛滋病蔓延關鍵時刻能否取得主導權的最重要因素。

2004年7月11日到16日為期六天、在曼谷舉辦的第15屆國際愛滋大會中,專家曾提出警訊,擔心亞洲各國政府未能徹底監控愛滋疫情,導致愛滋病逐漸在人群間蔓延開來。亞洲的愛滋疫情不可忽視,儘管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區仍是目前肆瘧最為嚴重的地方之一,但亞洲各國病例數逐年的成長趨勢,並且疫情已從高危險群擴散至普通人群中,卻成為未來的另一個危機。雖然許多亞洲國家的傳染率並不高,但某些國家眾多的人口也代表已具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感染愛滋病,比如,印度目前的愛滋傳染率為0.9%,為非洲南部國家的二十分之一,但卻已經有五百一十萬件的病例,接近這些國家的五百三十萬人。亞洲目前約有七百四十萬名愛滋帶原者,傳染情形多半是由於共用針頭、從事不安全的性行為所致,另外根據中國官方說法,目前中國境內約有84萬名帶原者,其中以山西、安徽、河南等地最為人所關注的愛滋村因賣血而造成的感染,以及帶原者再間接或直接地傳染給伴侶、子女的情形更是當地政府急待解決的問題。聯合國愛滋病計畫署(UNAIDS)更提出警告,認為中國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若不能及時控制住疫情,到2010年時愛滋病患將達到一千萬人。

這可能也同時意謂著亞洲許多國家衛生體系的不夠完善,才使得愛滋病能夠躲過相關單位的監控,而流入人群之中進行傳播,此外,有些亞洲國家對於愛滋病患心存芥蒂,因此帶原者因為害怕別人的指指點點,不願現身接受檢測,愛滋病檢測工作的失敗,必然會使防疫工作大受影響。性產業的興盛也是主因之一,高性行為發生率正恰好助長了愛滋病這股烈燄,卻又沒有妥善的防治措施,遲早這烈燄將燒得更為旺盛;再來就是醫療水平的不足,根據美國愛滋研究基金會(American Foundation for AIDS research)的一份報告指出,在越南,每11,250名病患才有一個專職醫生照顧,而中國估計有84萬人,卻只有不到200位愛滋專業醫師,在這樣懸殊的比例之下,醫療品質實在讓人堪憂,更甚者,其中大約只有7%的病患能接受到雞尾酒療法這類的相關治療。這一切讓人不禁懷疑,愛滋病的肆瘧,到底是天災,抑或人禍?

愛滋病已是個全球性的議題,無論在衛生、勞動、外交、內政等各領域內,其肆瘧後留下的千瘡百孔皆是清淅可見,影響所及,無遠弗屆,讓人不得不重視這個肉眼看不見的敵人。在泰國曼谷舉辦的第十五屆國際愛滋大會中,與會人士憂心忡忡地針對愛滋病帶來的諸多影響進行討論,其中包括:1.婦女問題。聯合國祕書長安南表示,過去幾年來,女性患者的比例逐漸增高,這些婦女多半不是因為多重性伴侶或是毒品使用者,但在貧窮、資訊不足加上男性脅迫下,不得已成為下一個犧牲者,也因此讓婦女與女童有能力保護自己免受愛滋病的威脅,實在是刻不容緩。2.勞動力問題。愛滋病如此肆無忌憚,但在各國有效控制住之前,人類勢必得因此付出沉重的經濟與社會成本,人口眾多的中國大陸與印度更是首當其衝。世界勞工組織 (ILO)預測,十年後,中國介於十五到六十四歲的勞動人口中,將有七十三萬四千多人因愛滋而死亡,而印度則有一百一十萬人,屆時將成為全球負擔最大的國家之一。不僅勞動力嚴重喪失,花費在醫療衛生上的社會成本更是難以估計,安南更指出,此時正值亞太國家經濟逐漸復甦的關鍵時刻,若不能重視相關問題並防危杜漸,影響所及,可能會使亞洲國家多年來致力於經濟發展的難得佳績毀於一旦。3.檢測失敗。專家嚴重警告,全球愛滋檢測已經失敗。根據調查結果顯示,全球三千八百萬愛滋帶原者絕大多數不知道自己已是愛滋病毒帶原者,愛滋防治全球商業聯盟執行長尼爾森說:「愛滋檢測防疫工作的失敗,將使得我們為阻止愛滋蔓延所做的一切努力付諸流水。」愛滋病帶來的汙名使得許多帶原者不願現身接受檢測,但如此發展下去,亞洲將不可避免地爆發立即性的危機。4.未來肆瘧地點。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專家指出,雖然目前感染最為嚴重的地區仍以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區域為主,然而,目前全球有四分之一的新增病例出現在亞洲地區,更令人憂心的是,亞洲已成為愛滋傳播最快的地區之一,亞洲此時此刻正值控制愛滋病蔓延的黃金時期,但正如一句話所說的:「天災不可避免,人禍不可原諒。」當權者的無知與漠視、甚至是刻意隱瞞,才是造成原本輕微的情況演變為不可收拾地步的真正主因。在此之前,台灣出身的美國紐約艾倫戴蒙德愛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主任兼執行長何大一博士曾指出,中國官方對外國介入中國內部進行調查統計與疾病防治的工作並不特別友善,再加上在中國這樣的專制體制下要推動這種艱鉅的新計劃,必然會遭逢許多來自各方不同意見的門檻與阻礙,因此使得中國政府遲遲難以下決定。中國大陸幅員廣大,人口眾多,其嚴重的愛滋問題不免受到國際關切,如今何博士希望能盡快做出成效,才能贏得中國方面的信任,使中國政府積極推動愛滋防治工作。

◆台灣方面

無獨有偶地,台灣一樣不能倖免。原本台灣只是個旁觀者,只能在本島以清談的方式關懷這些遙不可及的遠方族群,如今我們卻成為當事者,已經不能置身事外。台灣中山醫學大學於今年7月9日舉辦第三屆愛滋病研討會,與會的中研院何大一院士曾提出警訊,擔心台灣未來會成為「河南愛滋村第二」,這並不是空穴來風。衛生署疾管局於最近7月18日發布最新愛滋病感染通報記錄,截至今年6月為止,台灣地區共有6255名感染者,近五年平均年增率為16%,預估明年新增病例將超過上千人。推究其原因,不出共用針頭注射毒品、嗑藥後集體轟趴派對等兩大感染途徑,從衛生署的統計數據顯示,男同志性交仍是愛滋感染的最大宗,如農安街同志轟趴喧騰一時,即暴露出同志交歡的愛滋感染問題;此外,在今年五月才傳出的愛滋帶原者在空窗期藉捐血篩檢愛滋的事件,且這種個案在五年內就有顯著的成長,相關人士指出,這些感染者有許多都是因為嫖妓或是其它不安全的性行為而染病,因為害怕別人的口誅筆伐,就利用這樣的機會來變相達到其篩檢的目的,甚至於有些人根本就是抱持著報復的心態,在怨恨的心理壓力下盲目做出這樣子的事。

兩個月前台南監獄有十多名受刑人疑似感染愛滋的類似案件也層出不窮,其中以共用針頭注射毒品造成的傳染最為主要,預計全年感染人數將破兩百大關,將成為監所管理的新挑戰。再來就是婦女感染問題,根據統計,台灣女性愛滋感染者約佔所有病例9%,其中有三成是由其伴侶所傳染,根據衛生署統計,自從民國73年出現第一例愛滋感染者以來,台灣地區在20年間已累積的6255名感染個案中,其中經生產過程引發的「母子垂直感染」個案佔有11例,為所有感染者的0.19%。許多人對於愛滋病有著不正確的觀念,比如認為「愛滋病是同性戀才會得的病」、「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更有許多人將愛滋病徹底妖魔化,根本不把病患當作正常人來看待,對於愛滋病患人權的漠視實在是相當地嚴重,如先前就有民間團體針對前任衛生署署長張博雅的「得愛滋是行為不檢、得這種病是自作孽」,到副總統呂秀蓮的「天譴說」,諷刺政治人物對愛滋不當理解與言語中隱含的歧視,更有檢察官因為「害怕經由當事人摸過的文件被傳染愛滋病」,不傳喚案件的當事人,這種歧視,無疑已對病患造成二次傷害。如今疫情的全面防治工作已出現漏洞,相關補救方案實在是刻不容緩!

衛生署承諾,計劃建立一對一的確定個案進行管理,減少病毒傳染給其它人的機會,並使病患自己也要負起自我照護的責任。面對愛滋病年輕化的趨勢,也打算在年底前於台北市各公開場合設置一百台保險套販賣機,並規畫從國小五年級就安排相關性教育課程,避免學童太早發生性行為卻因相關資訊不足而鑄下大錯。於7月18日舉行的第七屆台北國際愛滋病研討會中,陽明大學愛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兼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陳宜民認為,透過各種管道來檢測出母子垂直感染個案,是當前國內最應推動的愛滋病防治策略之一,其中以婚前健康檢查及產前篩檢最為重要,為了減少類似個案的比率,許多歐美先進國家都已將之列為產前檢查必要項目,即使在東南亞如香港、泰國等也已實施相關措施,中國大陸也以雲南、河南、新疆及四川等疫情特別嚴重的省分來進行相關工作,我國步調則還需要加快些。相關法令中,根據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第15條規定,明知自己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隱瞞而與他人進行危險性行為或共用針器施打,致傳染於人者,將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此外,如果明知自己感染愛滋病,還捐血或將器官、組織、體液或細胞提供移植或他人使用,以致於讓別人傳染的以上行為即使是犯案未遂也已犯法,還望相關人士能夠潔身自愛,以免害人害己。此外,前衛生署長涂醒哲發起籌設「台灣紅絲帶基金會」,希望幫助社會防治愛滋,免於愛滋恐慌。為因應受刑人染愛滋的激增趨勢,法務部也已加強訓練相關單位與替代役男,以為他們在日後面對類似問題的發生之前做好準備。針對愛滋病患人權問題,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施文儀坦承防治政策過時,未來將整合民間力量,邀請愛滋感染者投入防治第一線,並加強愛滋去汙名化的教育工作,甚至國小五年級開始教授宣導課程。各領域內的相關單位已逐步展開行動,愛滋問題防治需要社會力的覺醒,再配合民間團體與一般民眾的共同合作,至於成果如何,就看統計數字如何說話了。

去年全球每一分鐘就有六人死於愛滋病,每十分鐘新增一名感染者,聯合國愛滋病計畫署公布2004年全球愛滋病報告,去年估計有四百八十萬的新增病例,創下歷年來的最高紀錄。目前全球有三千七百萬愛滋帶原者,去年更有兩百九十萬人因此死亡,世界勞工組織 (ILO)也表示,愛滋病造成許多勞動人口的喪失,已對經濟的發展形成一定的阻力,如今醫療照顧與相關的社會成本帶來的沉重負擔,將使得許多國家距離貧窮的消除與永續發展目的的達成更加遙遙無期。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指出,以台灣目前的感染速度來看,到2010年時,可能會有一萬五千人感染愛滋病,損失估計達新台幣五百四十億。經濟的發展應該是全面性的,不應該因為此時的疏忽、長期地累積,而帶給我們後代子孫如此的沉痾。

◆結語

聯合國全球愛滋病流行報告指出,去年2003年全球新增病例達480萬人,是歷年來通報數最多的一年。愛滋病不僅仍在非洲大陸肆虐不已,更開始將其魔爪伸至東歐和亞洲等國家,傳染速度前所未見。自1981年首次發現愛滋病以來,已至少有兩千萬人死於這世紀交接的黑死病。沙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仍是目前最為嚴重的地區,中國大陸逐年的激增趨勢,更讓人不敢掉以輕心,看來要克服這人人聞之色變的世紀之疾,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參考來源

  1. HIV discovery allows targeting of vaccines
    http://www.nature.com/news/2004/040322/full/040322-12.html
  2. Derdeyn, C. A. et al. Envelope-Constrained Neutralization-Sensitive HIV-1 After Heterosexual Transmission. Science, 303, 2019 - 2022, (2004).
  3. Kate N. Bishop, et al. Cytidine Deamination of Retroviral DNA by Diverse APOBEC Proteins. Current Biology, published online June 24,2004.
  4.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www.who.int/en/
  5. 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
    http://www.adarc.org/
  6. The Rockefeller University - Research and Faculty
    http://www.rockefeller.edu/research/abstract.php?id=63
  7. Uganda shows strong gains in war on AIDS (5/8/2004)
    http://www.sciencenews.org/articles/20040508/note11.asp
  8. UNAIDS: The Joint 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HIV/AIDS
    http://www.unaids.org/en/default.asp
  9. David M. Knipe et al. Fields virology Fourth Edition
  10. 李權益、高藪嫚編著,《分子醫學—愛滋病◆癌症◆老年痴呆症》。合記圖書出版社發行。
  11. AIDS epidemic set to escalate in Asia
    http://www.nature.com/news/2004/040712/full/040712-4.html
  12. What has the HIV conference achieved?
    http://news.bbc.co.uk/2/hi/health/3900597.stm
  13. UNAIDS: The Joint 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HIV/AIDS
    http://www.unaids.org/en/default.asp
  14.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
    http://www.cdc.gov.tw/ch/
  15.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main.html
SciScape專題文章 [回SciScape首頁] [回專題文章區]